在嘉陵江畔鳳凰山下,有這樣一所學府,以立德樹人為使命,為國育才九十載;有這樣一群教師,以潛心儒業為理想,見素抱樸一春秋。他們是廣元中學的一份子,師承一脈,代代相繼;他們是廣元人民的一份子,扎根大地,矢志不渝。

百合初開,淺夏初來。在廣元中學90周年華誕到來之前,華西都市報—封面新聞記者第三次走訪廣元中學,采擷眾多優秀教師中20位名師的故事,向大家揭開近些年廣元中學業績騰飛、走向卓越的謎底。

他們中有帶領學生快樂學習的“發光女神”敖熙如,不做學生的“看戶”要做學生的“導演”的“扯哥”胡澤泉,以真情教書、以真心育人的“段子手”老蒲,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的文賢章,以心換心做學生的“領頭羊”的龐婷,簡單相信向前沖的“硬核”老師劉云英……這20位一線教師的縮影,折射出廣元中學深耕教育的初心和堅守。

優質的學校與優秀的教師互相成就,廣中教師潛心儒業、見素抱樸的教育情懷離不開廣元中學轉型提質、研修強校發展思路的涵養。近年來,廣元中學在“轉型提質、研修強校”的發展思路指引下,學校管理真抓實干,三支隊伍開拓進取,教學質量不斷提升,學生素養全面發展,取得了顯著成效——教學質量全面提升,在參考人數逐年減少的情況下,2014年至今,重本上線人數從128人飆升到615人;本科上線人數從1050人上升到1872人。600分以上特優生人數連年全市第一。小英才班重本上線率100%。走出了張俊、付翔永、楊蟬、張藝、王松、劉家材、王俊杰、李玥等狀元之才、清北之杰。上百人次獲得學科競賽國家級獎項。學校榮獲“全國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先進集體”“全國五四紅旗團委”“四川省教育工作先進集體”“四川省文明校園”“市直屬學校高考質量先進集體”“高中教育質量考核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先進集體”等榮譽稱號。

凱風自南,沐暉四方。為師一日,山高水長。這20位名師的故事只是眾多廣中教師的一個縮影。他們的感人故事未完待續,廣中砥礪前行的壯麗詩篇仍將譜寫,讓我們期待下一個精彩。

【人物名片】

詹勤,語文一級教師。榮獲第十八、十九兩屆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寫作指導特等獎,第二屆“全國中小學生經典閱讀”高中組國家級一等獎,“葉圣陶杯”全國中小學生新作文大賽優秀指導教師獎。四川省教育教學成果三等獎,廣元市教育教學成果一等獎,廣元中學優質課展評一等獎,廣元中學優秀班主任,廣元中學優秀教師。20082011201420172018年被評為廣元市高考取得顯著成績的語文學科教師。所教學生王俊杰奪得2017年廣元市理科第一名,現就讀于上海交通大學;付翔永奪得2017年廣元市理科第二名,現就讀于清華大學土木工程專業;李玥奪得2018年廣元市文科應屆第一名,現就讀于南京大學。

每個人小時候都有一篇作文《我的理想》,詹勤的這篇作文,從小寫到大,答案都是“老師”。隨著作文字數增長、語言表達深化,詹勤的理想也更加清晰。2005年,她回到母校廣元中學,成為一名語文老師,實現了自己的理想。周國平說,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,安放自己。對詹勤而言,這個地方就是三尺講臺,安放自己的理想,點燃學生的火苗。

激發興趣,點燃學生學習火苗

2005年,詹勤從西華師范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,回到母校廣元中學。

對詹勤來講,廣元中學不僅是她的工作單位,更是她的母校。“因為是母校,情感會更真實。這里也是我的情結所在,對我來說,學生不僅僅是學生,還是師弟師妹。詹勤對他們,會像對自己的弟弟妹妹,去呵護。”

“呵護學生的火苗”,這是14年來詹勤堅守的教育初心。因為是語文老師,詹勤對文字有更具張力和生命力的理解。“每個人出生就埋下了一顆感知學習的火種,隨著年齡增長,到高中的時候,這顆火種已經是一簇火苗。”詹勤相信,她要做的,就是激發學生火苗,讓這火苗燃得持久、燃得旺盛。

“具體到語文學習中,第一步就是要激發學生學習興趣,去點燃學生的火苗。”詹勤的語文課,也是一門語言活動課。從高一開始,每學期都有主題語言活動。以現在的201825班來講,高一上學期,是讓學生們分享自己喜歡的任何作品,以PPT形式在班里講。高一下學期,是閱讀交流會,從碎片化的喜歡,到閱讀的感悟,引導學生在分享交流中,去閱讀、去表達、去感受。最近,詹勤正帶著25班的學生做閱讀分享,“你看這學期,大家語言表達流暢度、聲音洪亮度等都越來越好。”

培養素養,讓火苗燃得持久

火苗點燃了,如何讓火苗燃燒持久,是詹勤的第二步。

“語文的火苗,就是學生的語文素養。”詹勤看來,語文素養就是閱讀和表達的積累。“希望通過我做一個轉化,將語文知識化細、化小,慢工出細活,陪伴引領學生形成自己的語文素養。”

詹勤本身就極愛閱讀,她會要求學生高一進校開始,每人每周要有800字的閱讀積累。名人名句、美句摘抄、閱讀感悟甚至趣妙段子都可以。每周800字,高一、高二兩年積累下來,詹勤的學生每人都有屬于自己近6萬字的《積累本》。高三復習時,除了強化教材知識,詹勤帶領學生們反復去讀屬于自己的《積累本》。

“對學生來說,留下的文字都是在那個當下喜歡的,拿出來讀,就能看到自己的成長。”這個過程中,她會陪伴、鼓勵學生尋找形成自己的語文風格,保持對文字和文章的敏感度,去體會,去思考。在閱讀思考中,給學生充足的時間去表達分享。從教14年,詹勤的學生從“90后”到“00后”,面對“00后”創新的語言和思路,詹勤也會引導學生理性辨別網絡用語,幫助學生分析這些語言的生命力,是否有文化支撐和生活應用場景。

“不可否認,高中學習任務重,學生愿意留給語文學科的時間并不多。”詹勤并不介意學生將語文安排置后,對她來講,40分鐘的課堂時間,利用好了,也能讓學生“開掛”。詹勤不希望語文學習成為學生負擔,而是帶領學生感知語文的魅力,獲得語文帶來的幸福感。為此,她非常重視自己的語文專業能力,通過專業講解,分類型、知識板塊將知識梳理透徹,讓學生對題目、理論等知識理解透徹,化繁為簡,提高學生學習語文的效率。

但這種效率重視,并不是爭分奪秒,她經常會給課堂留白,將時間留給學生。“課堂里要有安靜的時間,學生可以把自己安放在這份安靜中,去理清自己的思緒,去感受,去尋找。”在這個過程中,詹勤會引導學生平衡興趣愛好與學習本身之間的關系,讓學生將學習的小火苗逐漸內化成為學習的原動力。

鼓勵內化,讓火苗燃得更旺

火苗燃起來了,詹勤的第三步,是引導學生將火苗燃得更旺盛。

她常常抓住學生小火苗絢麗的每一個瞬間,毫不吝嗇地去鼓勵。字寫得更好了,作文排版更好了,表達風格更成熟了,這個字眼用得非常精彩……詹勤有一千種方式去鼓勵學生,引導學生持續保持學習熱情,將學習變成內化的事情,保持火苗熱度,讓語文從應試的科目變成終身的喜愛。

“熱度足夠,就能讓火苗燃得旺盛。當付翔永在清華園興奮地告訴我,他去蹭了北大的人文講座,看到了崇敬已久的作家時;當陳元禎在中國政法大學自信地告訴我,自己對文字理解的準確性、敏感性不輸厲害的文科同學時;當黃光瑞在華科大依然保持新年第一時間夜讀《南方周末》的新年獻詞,并第一時間與我分享時;當李玥在南京大學和我們分享她的第一篇校園推文時……我看到了文字在他們的生命里開出了繁花,我覺得特別幸福!”

如果學生心里有火苗,那詹勤心里則有火焰。“要保持學生火苗的熱度和持久度,老師自己的火焰就要保持住。”詹勤總說自己很幸福,我本來就喜歡文字、喜歡中國文化,當語文老師對我而言是得天獨厚的,我自己喜歡的是語言文字,教的也是語言文字。”這讓詹勤非常享受,這份享受也讓她保持著內心火焰的旺盛。然后,用自己的火焰,幫助學生的火苗燃得更旺盛。

“當老師是我從小的理想,語言文學又是我所熱愛的。在文學和學生的環境里,我就很享受很幸福。”詹勤說。